美妙的「友緣」 列印 E-mail
會員評價: / 11
佳 
2008/06/16, Monday

美妙的「友緣」    廖敬珍〈73中文〉

「有緣千里能相會,無緣對面不相逢」,想不到這句俗語竟應在姚錦江〈73物理〉和陳懿行〈73歷史〉與我的友誼上。我們是同屆畢業生,可是三十多年前,我與錦江兄互不相識,只在畢業後與室友馬淑芳〈73數學〉聚舊,聽她談起昔日同窗的情況,曾提起姚錦江的名字,知道他與我們同是教育工作者。當我與錦江兄握手相認時,是在今年初參加校友會擧辦「京津之旅」的茶會上,「啊,原來你就是姚錦江!」而懿行在自我介紹後,錦江兄馬上道出當年農圃道寄宿生活的片段──午飯後,他喜歡到學生會康樂室打個轉,常常見到懿行活躍在乒乓球桌上的身影,颯颯英姿,真是羨煞旁觀者!如此鏡頭凝住了三十九年。如今彼此頭髮斑白卻不約而同──同團共遊京津,真是難得的有緣,而更難得的是錦江嫂〈鄭靄寧女士〉與我們也一見如故。在旅途上,不但笑笑談談,暢論人情世態;共嚐零食,分甘同味;賞遊古蹟,拍照留念;更另訂密約:在天津翌日早上遊維多利亞公園,及臨走前一晚乘地鐵夜遊天安門。

在交談中,我始知錦江兄曾在趙聿修中學任教〈1993-1999〉。趙中與我任教〈1992-2006〉的新界鄉議局元朗區中學僅一牆之隔,我們分享過同一棵木棉樹的花開花落、棉絮紛飛的美景;且又曾經同時出現在鄉中的開放日活動中,但卻無緣相逢!不過,在首次旅行茶會聚晤後,我們聯袂到大會堂參觀傅世亨〈73藝術〉的書畫展。錦江兄自小雅好書法,近年修讀中大專業進修學院書法文憑課程,而我臨池有年,自然不會錯過與他交流心得。

一般參加旅行團後,我們甚少與團友再約會,但此次例外。首先,錦江兄嫂邀我們到華景山莊的府中家宴。兄嫂二人親自下廚煲老火靚湯、炒撚手小菜,美味豐富的菜餚讓我們大快朵頤之餘,又感汗顏。我們只會吃,不會做,若要回請,只能到館子去。當然,吃館子遠沒有在自己家裏的隨心適意。幸而那天在嘉湖山莊的聚會裏,我們多邀了一位客人──馬淑芳,她與錦江兄曾是同班同學,多年不見的舊友相逢,歡笑倍添。承蒙他們大駕光臨,令寒舍頓有「談笑有鴻儒,往來無白丁」之況味。我們一邊品茗着錦江兄捎來的珍藏陳年普洱,一邊即席揮毫,講論筆法,欣賞碑帖,好不風雅。風雅一番後,又玩「大格鬥」遊戲。〈這個益智遊戲是造訪錦江兄嫂時才學會的,一玩上癮,獨個兒也可以玩,拼拼湊湊不同形狀的方塊,一個晚上很快就過去了。〉當我們三人進行文娛活動時,懿行與錦江嫂則在嘉湖會所的球室大打乒乓球。懿行是乒乓球的「發燒友」,常自詡:「無論高、中、低球手,我都可以與他們切磋。」在她練球的時候,不忘點撥錦江嫂的球技。兩個鐘頭後,錦江嫂球技大進。歡聚時間過得飛快,我們才「大格鬥」了兩個回合,已到了彼此約定的吃飯時間,我立刻請客人移玉嘉湖山莊的會所餐廳與錦江嫂和懿行會合,正是「愧無廚藝饗好友,幸有餐廳宴嘉賓」。五人擧杯時,愉快地共祝身心康泰,同享美好情誼。

我年青時素愛「有緣即住無緣去,一任清風送白雲」的瀟灑,但如今退休後,更珍惜在流金歲月的向晚情誼,順應善緣,隨喜相聚,享受美妙的「友緣」。

 
< 前一個   下一個 >